北京永定门外燕墩乾隆碑:表达治国“在德不在险”(图)

北京永定门外的燕墩将恢复历史原貌,成为中轴线南端的新景观,作为老北京的重要历史遗迹,燕墩乾隆碑再度引发了人们的关注。

燕墩又称烟墩,始建于元代,初为一土台。明代嘉靖32年(公元1553年)北京修外城时,将土台用砖包砌,为元、明两代坐镇京都南部的火神祭坛烽火台。台上有巨型石碑,碑上刻有乾隆皇帝《帝都篇》、《皇都篇》碑文,表达“在德不在险”的治国思想,具有历史的借鉴意义和文物价值。

《帝都篇》主题是:建国选都要险德兼顾,重在厚德。碑文诗序开宗明义地指出:“王畿乃四方之本,当以形势为要”。“建都之地,无如今之燕京矣。然在德不在险,则又巩金瓯之要道也。”

乾隆皇帝在诗中表示:北京西有太行,东临渤海,南襟河济,北据居庸,既方便海上交通,又得运河之利,具有其他古都无法比拟的战略地位(即“险”),所以才定都北京。

《皇都篇》描述北京历史沿革和有清以来的富庶兴盛。乾隆皇帝认为:北京是中国北方重镇,辽、金、元、明均建都于此。清朝定都以来,政治稳定,京师富庶,如日中天。篇末却把话题一转,担忧地说“富乎盛矣日中央,是予所惧心彷徨。”颇有居安思危之意。

不过,乾隆皇帝担忧的事情后来还是发生了。嘉庆九年便爆发了白莲教农民起义。1840年鸦片战争后,清帝国更是江河日下,濒临覆灭的边缘。咸丰年间又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太平天国农民起义,政权险些被洪秀全夺了去。

纵观清代历史,所谓“康乾盛世”只是一个短暂的历史瞬间。乾隆皇帝所谓的“德政”,并不名副其实,而且存在不少弊端和隐患。正如乾隆时期出使中国的英国使臣马戛尔尼在回国后所言:“大清帝国就像一艘破旧不堪的大船,将来一旦遇到风暴,就会粉身碎骨。”这位英国外交官,以其敏锐的政治嗅觉预感到,貌似强大的清帝国背后正隐藏着危机。

乾隆时期腐败之风日甚,巨贪和珅便是一例。乾隆皇帝游山玩水,尽情享乐,六下江南,靡费惊人。沿途大修行宫,征调民夫万人,各地官吏进献稀世宝物、山珍海味,难以尽数。至于乾隆的子孙后代,较其祖先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光绪20年时,全国很多地方灾情严重,又值中日甲午战争失败。当此内忧外患之时,慈禧太后竟大肆操办60岁生日,总计耗资白银一千多万两,相当于再建一个北洋水师的费用。当时有“万寿庆典,百姓遭殃”的说法。如此腐败的政权,此时已无“德”可言,而是不可救药了。

唐代诗人杜牧在《阿房宫赋》中总结六国和秦朝灭亡的历史经验时说过:“灭六国者,六国也,非秦也。族秦者,秦也,非天下也”。依此类推,可以判断:灭满清者,满清也,非民国也。乾隆皇帝若地下有知,不知作何感想?

徐京宝 (来源:北京晚报)